网友评论副镇长开网约车:相信是生活所迫

2016-07-02   作者: 采集侠   来源: 网络整理

安徽黄山歙县王村镇副镇长洪升前往县城办事时,在滴滴打车软件上“接单”,驾私家车载客,结果被人举报。

安徽黄山歙县王村镇副镇长洪升前往县城办事时,在滴滴打车软件上“接单”,驾私家车载客,结果被人举报。

网友评论副镇长开网约车:相信是生活所迫

网友评论副镇长开网约车:相信是生活所迫

近日,安徽一副镇长开网约车被纪委调查的报道引起公众关注。安徽黄山歙县王村镇副镇长洪升前往县城办事时,在滴滴打车软件上“接单”,驾私家车载客,结果被人举报。

此次事件中,舆论并不是一边倒地批评,部分网民对副镇长开网约车被查表示同情。从事件发展脉络来看,这归根结底是部分基层公务员的生活窘境引起人们情感共鸣。

当事人:为偿还看病贷款

据称,当事人洪升家庭收入不高,离异后一个人带孩子,还需供养不能劳动的父母,自己又患有痛风,为治病贷了款,光医疗费就欠下了14000多元,于是私人购买了一辆二手车,开网约车赚钱。

关于洪升是为了“还债”还是“赚外快”,媒体对此意见不一。有媒体关注洪升的运营情况,以及他在上班时间开网约车。有媒体则称当事人有空也顺路,因此才接单,而车费也仅有10多元。

在事件开始发酵时,运管部门对外称此举属于违规营运,该县纪委则表示将依规查处。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,洪升也坦然表示,自己将接受处罚,并称今后不会再做此类“兼职”。

官员违规兼职,这时常遭到舆论的围攻,但是此次却相反——众多媒体报道及评论文章均有效地对负面声音形成对冲,乃至稀释,让舆论没有出现一边倒批评的现象。同时,记者梳理发现,在事件中,舆论明显分化成“批评方”和“同情方”,媒体和网友纷纷站队,展开讨论,且“同情方”占多数。

网友:相信是生活所迫

洪升“月薪3000多元、生活较为贫困”的生活状况,是一些基层公务员的真实写照,正是这点引发了网友同情。

人民日报评论文章《副镇长开网约车何以赢得舆论同情?》指出,“洪升虽然是副镇长,但是他工资不高,生活压力大,尤其是人到中年,面对上有老下有小,更显生活的窘境”。

多年来,个别基层官员的贪腐案件,影响了基层公务员在人们心目中的整体印象。而洪升的艰难生活,让很多网民都收起了愤慨情绪,转而关注部分基层公务员的生活窘境。

在应对方式上,当地官方在接到举报后应对迅速,信息发布及时。对网民而言,这是一种尊重民意、即时对话的姿态,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包庇猜疑,对舆情热度的降低起了重要作用。而洪升本人以低姿态承认错误,知错就改的坦诚态度为获取民众信任奠定了心理基础。

“我相信作为一个副镇长,如果有点钱也不会选择做滴滴司机,毕竟凭他的职位被认出来还是很尴尬的,我相信是生活所迫。”网友的这一番话,被指道出众多网民的心声。南方日报记者曹嫒嫒

  • 责编:采集侠